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女教授的日常小男友_ 第十六章:是谁走漏了风声-笔趣阁

时间:2021-01-16 23:1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一吻余生小说女教授的日常小男友 第十六章:是谁走漏了风声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季末上午并没有选择继续去图书馆背教案,而是打车来到了一家大型商场。

    他先是来到卖行李箱的地方买了一个大号行李箱,然后又来到一家卖家纺的门店,花了五千多买了条蚕丝被和一个四件套,外加一个枕头。

    把东西全部装进行李箱,季末看了看自己的银行卡余额,只剩下几百块了,看来过几天国庆放假要去搞点钱了。

    然后季末打车返回到了学校,到了学校后她给穆瑶发了条微信:您好,穆教授,被子我买好了,您看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去给您换上。

    几分钟后,叮咚一声,季末连忙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穆瑶回道:来我办公室拿钥匙。

    很快,季末拉着行李箱,来到了穆瑶办公室门前。

    当当当

    “进。”

    季末走进办公室,发现又是只有穆瑶一人。而她正坐在办公桌前,专注的写着什么。

    上午柔和的阳光透过玻璃窗倾洒在穆瑶绝美的侧脸上,显现出一股夺人心魄的美感。

    “穆教授您好。”季末突然发现认真工作的女人是如此迷人,一时间看的有些痴了。

    穆瑶拿出钥匙放在了桌子上。

    “锁好门。”整个过程穆瑶都没停下手中的笔。

    “好的,穆教授。”季末回过神,赶忙拿起钥匙,放进口袋。然后拉着行李箱走出了办公室。

    听见关门声响起,穆瑶停下了手中的笔,怔怔的出了一会儿神,不知在想着什么……

    虽然已经在这个房间度过了一整晚,但当房门打开的一瞬间,再次闻到屋子里那熟悉的幽香,季末的心脏还是不争气的再次剧烈跳动起来。

    他关上房门,再次打量了一下格调简单的房间。呆呆的看了一会儿后脱下鞋子,发现昨天穿过的一次性拖鞋已经不在了,就穿着袜子拎着行李箱走进了屋内。

    季末把箱子放在屋内的地板上,打开。然后走到床边,拽起已经铺好的被子抱在怀里,刚想把被子扔在沙发上换上新被子。

    季末突然闻到被子上的清香,鬼使神差的又把被子扔回了床上,一个起跳扑在了床上。

    真舒服啊,这要是每晚都能睡在这张床上,给个皇帝都不换呐。

    嗯,躺五分钟,就五分钟,季末闭上眼睛,静静感受着穆瑶的气息。?

    可能是由于昨天睡得晚而今天又起的早,也有可能是这床实在太舒服了,所以季末理所当然的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季末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了门被打开的声音。不过强烈的困意让他选择了不予理会,接着睡了下去。

    天王老子来了也得让他先把觉睡完!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肩膀突然被一只手轻拍了几下。被扰了清梦的季末下意识伸出手,一把抓住了正在拍打自己肩膀的手,含糊不清的说道:“别闹。”

    咦?这手感怎么这么好?感受着手心里温软滑腻的柔荑,季末酣睡的脸上不禁浮现一抹甜甜的微笑。

    苏服啊。

    穆瑶看着自己的手被季末的大手突然抓在了手心里,用力扯了扯,没扯动。

    “别动。”季末含糊不清的说着,然后握着穆瑶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美美的吧唧了几下嘴巴,继续酣睡着。

    穆瑶看着季末的一系列骚操作,脸色顿时黑了下来。一把伸出另一只手拽住了季末的耳朵。

    “啊疼!疼!”季末被突如其来的疼痛惊醒,一把坐起来伸出空闲的那只手捏住了穆瑶正扯着自己耳朵的手,然后睁开眼睛看向了一脸阴沉的穆瑶。

    “穆……穆教授!”季末突然感觉大脑不够用了,她为什么在这?为什么扯我耳朵?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我睡着了?我为什么会睡着?我睡了多久?穆教授会不会打死我?

    “松开。”

    “什么松开?”刚睡醒的季末大脑有些混沌。

    “手!”

    季末麻利的松开了穆瑶扯着自己耳朵的那只手。

    “另一只。”

    “另一只?”

    季末下意识的看向自己另一只手,然后就发现一只白皙修长的玉手正被自己牢牢的攥在手心里,一股强烈的杀气袭来,季末刷的松开了手。

    “我错了,穆教授。”季末低下头,一脸的悔恨。他感觉自己这回犯下的罪行足够拉出去枪毙五分钟了。

    不换被子,又睡穆瑶的床,好像不小心还流了口水。摸穆瑶的手,两只。

    罪大恶极!十恶不赦!

    “下床,出去。”

    “好的,穆教授。”季末跳下床,刚想往门口跑。忽然看见穆瑶阴沉的脸色,不行,这要是直接走了还不得被穆瑶直接拉进黑名单啊。

    季末看了看地上的行李箱,果断说道:“那个,穆教授。我先帮您把被子换好再走吧。”

    “出去。”

    “您好歹给我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啊穆教授,这样,您给我十分钟,我帮您换好马上就走。”

    “出去,我自己换。”

    “您看您昨天就没休息好,今天又工作了一上午,哪能再让您干活啊。您在一旁坐着就行,我马上给您换好。然后立马滚蛋。”季末语气极度诚恳。

    实际上穆瑶确实有些累了,昨天她回到家时将近三点了,比季末睡得还晚,今天上午还上了节课,她回来就是为了睡个午觉,补充一下睡眠的。然后没想到刚打开门就看见这个小混蛋在自己的床上睡得口水都流出来了。

    看见穆瑶没有出声,季末赶忙把被子床单什么的一股脑扯下来抱到了沙发上,然后拿出行李箱里新买的换了上去。正好九分半,季末换好了所有的东西,然后把沙发上换下来的被子什么的放进了自己的行李箱里。

    “那个穆教授我走了啊,被子我就正好拿下去帮您扔了。您好好休息,改天我去办公室给您负荆请罪。”

    季末等了一会儿,见穆瑶没有回应,于是垂丧着脸拎着箱子向门口走去。

    唉,都不愿意搭理我了。

    不过就在季末打开门正准备往外走时,突然听见穆瑶那冷冷的声音传来……

    “教案背好,明天课上我抽查。”

    “好的!穆教授!”季末一脸惊喜的扭过头看了眼穆瑶那完美的背影,然后哼着小曲走出了房间,关好了房门。

    “我们的山楂树之恋,只有是和你才会纯洁……”

    穆瑶听着季末嘴里哼的小曲儿,不禁回想起了季末迎新晚会上唱歌的样子,原地默默的站了一会儿。

    走到门前,试了下门,然后拉上窗帘,脱衣服,上床,躺好,盖上被子……

    季末哼着小曲儿,脸上带着笑容的走进了电梯。然后他突然感觉好像有些不对,下一刻啪的一下轻轻给了自己一个嘴巴。

    玛德,老子就是贱,人家让自己背教案还那么快乐,你特么快乐个锤子快乐!

    不过季末又低下头看了看行李箱,然后咧开嘴嘿嘿傻笑起来,像个地主家的傻儿子。

    老子就贱了怎么了!当个舔狗也没啥不好的,你要是能把武则天舔舒服了,那你最起码能混个一品大员当当。

    季末一路上哼着小曲儿,返回了宿舍。“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

    季末回到宿舍时,其他三人都已经整装待发,准备去食堂吃午饭了。

    “哎,老二你咋回来了,我们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叫你一起去食堂吃饭呢。你这咋还拉个行李箱回来的?你不是去图书馆背书了吗?”陆之昂一脸疑惑的看着一脸春心荡漾的季末。

    “是去背书了,不过正好有个亲戚来来沪市办事情,就顺路给我带了些衣服。”

    李明轩:“哦,这样啊?确定没有带啥好吃的吗?二哥你可不能吃独食啊,要不容易噎死啊。”

    季末:“怎么会呢,我对天发誓,里面绝对没有吃的。”

    突然一阵轰隆隆的雷声传来,几人面面相觑。

    “我觉得老二你还是别发誓了,老老实实的把箱子里的好吃的交出来,不要为了这么点吃的把自己小命搭进去。”陆之昂一脸的我为你着想的关怀表情,但眼睛确始终不离开行李箱一秒。

    韩风:“对啊,二哥,狗命要紧啊。”

    神特么狗命!这瓜娃子是越来越不学好了。

    季末:“真没有吃的,要是有我能不拿出来吗,兄弟几个还不相信我的人品吗。”

    “呵呵。”三人同时出声鄙视。

    陆之昂:“那老二你把箱子打开我们看看。”

    季末:“真没有,再说这里有一些私密的东西,你们不能看。”

    陆之昂:“私密个锤子,你不说是衣服吗?都是大老爷们有什么不能看的,既然老二你这么不合作,那么……兄弟们给我上!”

    下一秒,李明轩抱住了他的身子,韩风抱住了他的腰,把他死死控制在了原地,然后陆之昂一把拽过行李箱,准备打开。

    陆之昂:“我艹,怎么还有密码?不过这可难不住我宇宙第一聪明大帅哥。”

    下一刻,陆之昂一脸猥琐的伸出胖手开始拨动密码轮,111,222……试到666的时候,啪的一声脆响传来。然后陆之昂一脸自豪的打开了箱子,我陆之昂果然是宇宙第一聪明大帅比。

    箱子打开,陆之昂这个主犯和其他两个从犯一脸惊愕,齐齐呆愣在了原地。

    “这尼玛?被子?枕头?床单?那你特么藏个锤子,浪费老子表情,老子还以为里头藏了个小姐姐呢。”

    “早就跟你说过里面没有吃的了,傻了吧,狗东西。”季末挣脱开两个贱人,快步走到行李箱前,合上了箱子。

    “不过这被子为什么这么香啊,我好像还看到了长头发。不对,这香味好像和昨晚老二你夜不归宿时身上的味道一样,赶紧给老子老实交代,哪个老情人给你送的!”

    老情人你个锤子,这要真是老情人那还好了呢。季末想到穆瑶一脸娇羞的被自己搂在怀里,表情逐渐变态……

    李明轩:“二……二哥你别激动,我们就是和你开个玩笑。”

    “对,老二你可别有啥过激的想法,法律可不是吃素的。”陆之昂看着一脸怪异表情的季末,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韩风:“宝宝害怕。”

    “咦,你们三个这是怎么了,为啥这样看着我。走,咱吃饭去吧,背了一上午教案,我都快饿死了。”

    季末看着三人一脸害怕的神情,不由有些疑惑。这是怎么了?难道他们知道了我偷偷私底下温习名侦探柯南的事情了?

    究竟!是谁走漏了风声!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