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农家贵女_ 第二百一十三章 到达-笔趣阁

时间:2021-01-26 13:1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风飞凤小说农家贵女 第二百一十三章 到达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难道有人来救援吗?

    那简直是神兵天降了。

    文瑾根本没有看到这些纷乱,萧夫人挑选带来的仆人果然忠诚能干,把主子保护很好,文瑾和钱隽,还是被天色辉煌的光亮惊动,这才发现身边的变化——山上不再有人袭击,也有消息传进来,说是外面有人在喊话,来人救援了。

    山谷的人都长舒一口气,刘汉刚才被一块山石打中膀子,现在一只胳膊抬不起来,但他依然打起精神,大声吆喝着,让各个商队抽出一些人手,把两边山谷口堵路的山石搬开。

    大概有半个多时辰,文瑾听见一声欢呼,接着,有人朝她们飞跑过来:“可有萧国公的家眷?萧国公家眷在哪里?”

    好几个萧家仆人都急忙抬起胳膊挥动着:“在这里,在这里,夫人和大小姐在这里呢。”

    来人跑过来,走近了才看清还穿着军装,倪兰家的站了出来:“夫人和大小姐在此!”

    来人竟然是萧逸从京城带去的一个家将萧雨昆,他奔跑过来,距离大约二十几步,便单膝下跪行礼道:“小的见过夫人!给夫人和大小姐请安!”

    文瑾和萧夫人都是见过萧雨昆的,萧逸在雪地捡来的一个孤儿,现在还不到三十岁,武艺不是特别好,对萧逸的忠心却是可昭日月,是个十分得用的。

    萧夫人和文瑾隔着人缝,认出来人,这才用帕子遮面,走了出来:“请起!你们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卑职奉命来迎接夫人,到了河边,才发现桥断了,我们只好绕道,在闽镇滩架了浮桥,耽误了一个来月,等我们赶到三明镇,才听说你们都走了七八天了,我们拼命赶路,没想到还是迟了,夫人小姐请恕罪,小的已经安排人上山剿匪,这里暂时不会有事,不过还是不宜久留,夫人还是早点动身吧。”

    萧夫人看了看:“你说得对,可是估计我们现在没法走,那边山谷也堵了。”

    萧雨昆的人果然很快来报,他安排人护着萧夫人和文瑾,自己便匆匆离开。

    其他客商见来了一队大兵,虽然风尘仆仆,但依然分工明确,行止有度,都悄悄地四下打听,现在弄明白是萧总兵派来的,一个个露出安心的笑容。

    刘汉指挥着人重修马车,一共有九个人死亡,也都在偏僻的山脚祭祀一番,用火烧了,装了骨灰准备带回。

    山谷里有侥幸活着的欢喜,还有失去亲人朋友的哀哭,更多的,却是修理马车发出的叮叮嘣嘣的声音,这一场忙活,直到深夜才停歇,那边堵塞的道路也疏通了,大家正准备抓紧时间休息一下,明天好上路,刘汉过来找萧雨昆,原来好多马死了,车子也实在没法用,他希望萧雨昆能伸手帮一把,借军中的马匹驮运货物。

    萧雨昆不敢接受刘汉送来的银子,却答应帮忙,顿时山谷里全都是感激之声,连带着把萧逸昔日乃天下第一名将的事儿都翻出来谈论。

    钱隽在茶商这边,名字叫金剑,是因为商队的头子老金捡了他,而他又不知自己的是谁,姓什么叫什么全说不清,商队的人开玩笑,叫他“金捡”,他后来自己改了叫金剑。

    他武功卓绝,人又聪明,现在已经是老金的得力助手,商队的人也觉得他就像一把蒙尘的金剑,横空出世,光华闪耀。

    钱隽不想回去,便只能给老金说,他想借救了萧家人的机会,进入军中:“我跟着商队天南海北的,不利于寻找家人,萧国公从***到京城,认识的人多,说不定能帮到我,再说,学成文武艺,买与帝王家,你们不都说我是进京赶考的武举吗?说不定家人还能借此找到我。”

    老金是个磊落的汉子,对钱隽有恩,可钱隽这两年对他的帮助,也不是一般的大,两人在不知不觉积累了深厚的情意,一朝分手在即,心里难受在所难免,他假装以手扶额,却用手掌在眼角抹了一下。

    钱隽见了,心里也酸涩起来:“金大哥,我……”

    老金摆摆手:“好兄弟你别说,我其实早就看出你不是我们一路的,只是舍不得失去这般能干的一个兄弟,咳咳,我也是心里一直很愧疚的,现在你能有个好出路,大哥也高兴,以前,对不起了。”

    “金大哥千万别这么说,小弟能遇到你也是三生有幸,大哥对人古道热肠,做事审时度势,能屈能伸,小弟有样学样,受益匪浅。”老金为了护着兄弟和物资,受了点轻伤,不能喝酒,钱隽举起一碗白开水:“兄弟敬大哥!”他十分郑重地跪倒在地,将碗举过头顶。

    老金也跪下了,他不知道钱隽身份,但也能确定他非池中之物,总有一天会飞黄腾达,钱隽感激的跪拜,他是承受不起的。

    “好兄弟你是个能耐人,老哥哥等着听你的好消息,来,干了!”

    和他们一起的人,也都围过来,相互磕头,以水代酒为钱隽践行。

    二黄兄弟,就是姓黄的两个青年男子,他们和钱隽最要好,为了缓和别离的悲伤气氛,大黄开玩笑:“没想到你小子还真的弄成事了,若是萧大小姐招你做女婿,你可要对人家好啊,掏心掏肝的好,我要是有那样的女人做老婆,就顶到额头尖儿上供起来。”

    他的话引来一阵哄笑,老金清了清嗓子,对钱隽道:“唉,真希望你能有这样的好命,不过,该是自己的跑不了,不是自己的,可也别强求哦,萧大小姐对咱们这样的人来说,那就是天上的云彩般难够着,你可要弄清自己的身份,千万别让人厌了你。”

    钱隽知道老金这是好话,他郑重点头:“谢谢金大哥和黄大哥的忠告,我会谨守本分,若能蒙萧国公看顾,我这一条命,就给了他家了。”

    “金剑是个好样的,你说这话我们信。”二黄道。

    其余人也纷纷插言:“金剑好好努力,兄弟们等着听到你的好消息。”

    “金剑,你小子出人头地了,别忘了昔日这些苦哈哈兄弟哦!”

    ……

    第二天清晨,天色还漆黑一团,人们便点了火把上路,文瑾和萧夫人都能感受到同行人的崇敬之意,刚开始他们对萧家一行人是尊重的,那是出于对权威的惧怕,这一回明显不一样,他们的尊重,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文瑾请萧夫人允许,让钱隽跟从他们一起先去军营,她再也不想和钱隽分开了。

    萧夫人一口答应,虽然钱隽表示不想回京城认亲,但文瑾不在乎他的身份,她自然也不会在这上面苛求,只是一路上碍于男女有别,钱隽跟着萧雨昆,就像萧家一个家将一般,做着沿路的保卫工作。

    刚开始那些客商和萧家人一起走,都当成萧家人感激钱隽,收留了他,没人想到他身份不一般,好些人还羡慕钱隽有眼力,反应快,能在关键时候大显身手。

    还有人私下嘀咕:“听说那小子看到萧家大小姐,眼睛都直了,回去茶饭不思,得了相思病,那天在山谷,一直有意接近萧家人,这才有了机会。”

    “嘿嘿,你是说他觊觎萧家大小姐?那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就算他长得也人模狗样的,可萧家大小姐是谁都能肖想的吗?那一身气派,不是王公贵族的家庭,哪里能够着?”

    “那是,唉,这家伙,你说到最后会不会伤心至死呀?”

    “谁知道,现在倒是蹦跶挺欢的。”

    “你俩说什么呢?这个姓金的小子,不过是有一身本事,借此图个出身,我看他是明白人,过一阵子想清楚了,混个一官半职的,也就到头了。”

    “嗯,说不定!”……

    这些议论,更是遮掩了钱隽的身份,就算郭公公也派人打听萧家家眷一路的消息,也没有猜出忽然冒出的人是钱隽。

    郭公公给萧家安插的眼线,在最后关头,被萧夫人留在了京城。

    萧逸已经把公务和威远侯交接清楚,这段时间没有军务,但却异常忙碌,原因,则因为姚光远的移民提议。

    淮州那个地方经常发洪水,一代一代的人们在那样恶劣的环境里生活,性情坚韧而暴烈,永昌帝一听受灾人群多达十几万,立刻就坐不住了。沈明昭给皇上的主意,肯定是最稳妥的,那就是通过运河,快速调拨江南的粮食去救灾,但今年江南也歉收,沈明昭认为是当地官员有意推诿,但姚光远这样的损人,却异想天开地让永昌帝立刻启动移民措施,把难题扔给萧逸。

    “萧逸的军权,已经交给了威远侯,但他又有过人的能力,不如,就让他去头疼灾民问题吧。”这是姚光远的言下之意。

    永昌帝一面要姚光远负责移民事宜,一面让沈明昭调粮去***,至于灾民沿途的吃喝,则由当地的官府想办法解决,其实是变相把问题又抛回给那些推脱的官员了。

    姚光远动作很快,派人督促淮州官员组织灾民,往东出海,然后用船把人送到***,沿途虽然有补给,但交给萧逸时,那些灾民一个个都面黄肌瘦,走路都不稳当。

    萧逸和威远侯不得不拿出储备的军粮安置灾民,然后等沈明昭的粮食过来,再补充到库房。当时,萧逸已经选好了屯垦的地域,便让灾民每人背了一个月的粮食,翻山越岭往南走,组织他们烧山垦荒,种些南瓜青菜萝卜好过冬。

    后续的粮食当然运过去不少,灾民们虽然不至于能吃饱,但活下去没有问题,这些世世代代与天灾作斗争的人,自然知道如何从大自然获取食物填饱肚子。

    朝廷的地方官也派过来了,在萧逸眼里,全都是尸位素餐的囊虫。

    他太能干了,自然看谁谁都不行,还好这些人很听话,按萧逸的要求,把灾民登记造册,并分了荒地和简陋的农具,还有很少的老军马。

    文瑾到了这里时,地里的胡萝卜都有大拇指那么粗了,灾民又在水泊里捞了鱼、虾、泥鳅,再加上挖田螺、捋树叶摘野菜,生活已经基本安定了,萧逸这才匆匆返回,让人接妻子和女儿。

    谁想他这一等,便是一个多月,把萧逸着急得团团转,但事务繁忙,他又不敢擅离职守,这天终于等到了消息,手下人喜气洋洋地跑来报告:“夫人小姐来了,到了十里亭。”

    十里亭离辕门不到十里,萧逸高兴地站起来:“走,我们迎迎她们。”他已经接到信,知道儿子暂时不来,遗憾虽然是有,但他也深为儿子小小年纪便有取舍、有担当而自豪。

    为了不引起威远侯的主意,钱隽特地换上了一身小兵服,头上戴着帽子,低头缩肩藏身在队伍中间,还好萧雨昆他们让出好些马匹给文瑾她们拉车,这些兵就有骑马有步行,不然,钱隽这身高,在***人为主的军队里,想不让人注意都不行。

    萧夫人让萧雨昆先把钱隽带到营房去稍事休息,她要等先禀告了丈夫,再做决定。

    萧逸和在京城时的样子完全不同,没有了那种压抑颓废的气息,整个人显得精神抖擞,一脸的风霜也没能遮掩他的风采,萧夫人看到男人这个样子,禁不住脸儿一红,低下头去。

    文瑾给父亲见礼之后,简单说了几句别后之情,便退出去了自己的休息室,在那里洗浴一番然后休息了一下,给继母和父亲留出亲热的空间。

    萧逸虽然已经不年轻了,可萧夫人其实还在新婚期呢。

    第二天,威远侯便派人来下请柬,他要为萧夫人和文瑾接风洗尘。

    威远侯夫人要主持京城的侯府事务,当然不能来***,在这里伺候威远侯的,是他的一个妾室,年纪有三十多,有个女儿,小妾刚好和萧夫人的年纪差不多,女儿比文瑾小几岁,但也能做陪伴客人的事儿了。

    接风宴,也是送别宴,萧逸这一去,就不会再在***军营长住了。

    威远侯的姨娘早就听说过文瑾,她自恃姿容秀美,见了文瑾的过人容颜心里还是有些惭愧,好在威远侯对家眷要求极严,她的举止倒也没有任何逾越之处,萧夫人也不可能和她深交,大家淡淡的说些场面话,吃了饭就返回了。

    萧逸已经做好了出发的准备,第二天便毅然带着几百亲兵,往西南进发。

    刚开始的路途还算平坦,文瑾和萧夫人坐在一辆马车里,三天后,她们便进入了无人区,一座接一座的山包,虽然不很高,有的地方却十分险峻,文瑾和萧夫人都不得不弃车,坐上了肩舆,最陡峭的地方,她俩都得下来步行,文瑾这些年一直没有停止锻炼,还能应付,萧夫人可就麻烦了,由几个萧家的丫鬟老妈子搀扶行进,萧逸性子还算温柔,很耐心地陪着妻子女儿慢慢行进,有时候还亲自搀扶一下老婆,表现出他好男人的高峻风范。

    这样一直走了六天,在翻过一座最大最高的山峰,他们来到了相对平缓的地界,红色的土壤上,茂密的灌木和荒草到了现在还依然能看出绿色,开出的路上,柔软的草垫如毯子一般厚密,让人走着非常舒服,不光是文瑾,连萧夫人都拒绝肩舆,走了足足有五里路,脚累了才让人抬起。

    文瑾不明白为何别的地方,都是原始森林,唯独这儿,却有点大草原的味道,站在山坡上,她看到星罗棋布的湖泊和溪流,在阳光下像珍珠一般撒在生机盎然的大地上。

    看来这里并不缺水,或许,这里在一年前,发生过一场巨大的火灾,那些高大的树木都毁灭了,这才给小草和小灌木生长的机会。

    萧逸的军队分成了好几个部分,他自己给划成县,而这个平川,则是通往其他几个地域的中心,他定为府,并按朝廷建制,安排了随灾民过来的官员。

    那些官员都是些小吏,姚光远这个损人,坚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临时任命他们为七品知县,这些人便被发落到了这里。

    虽然不能干,但也能起到一定作用,灾民总算是有个带头的,秩序还算良好,现在也度过了最难的阶段。

    萧逸的总部便驻扎在这里,几个月时间,已经修出了营房,还有高大的宅邸,文瑾和萧夫人带着一众奴仆,很容易就安顿了下来。

    安排好驻地,手下的人也各就各位,狩猎的狩猎,捕捞的捕捞,还有一大部分的人,则烧荒开垦,准备开春了好种田。萧逸觉得没人注意他的行踪,这才把钱隽叫到家里,一通谈话把他惊讶坏了,钱隽竟然不认识自己,也不想回京,他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说实话萧逸对仁亲王很不满,他好容易寻找回来的女儿,天香国色又优雅贤淑,哪里不配他的儿子?说实话,他还觉得钱隽不配自己的女儿呢,若不去钱隽过来苦苦哀求,他又觉察女儿也心有所属,早就找个好人家,把女儿嫁了。

    ...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