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雪山神锋传_ 第一百五十一章 胜负已分-笔趣阁

时间:2021-02-23 14:5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惊寒一夏小说雪山神锋传 第一百五十一章 胜负已分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钟天惊面沉似水,虽然眼下的局面二人相差无几,但无论是钟天惊自己还是龙雀使,包括远处的公孙忆和钟不怨,比试的结果其实众人心里已经有了胜负,钟天惊全力以赴,尚自乱阵脚失了准头,而龙雀使闲庭自若信手拈来,还能相助对手,对于钟天惊来说,侮辱莫过于此。

    眼下情况是龙雀使用了五箭,一箭入壶,二箭将长颈壶击空,三箭四箭将壶身顶住,第五箭则是帮助钟天惊将倒地的长颈壶正了身子,如今还剩下五箭,龙雀使更是有恃无恐,只消一箭削去长颈壶壶底,便算是赢下了比赛。

    反观钟天惊,在龙雀使那一箭的帮助下,自己用了四箭,但长颈壶双执手自己只定住了一个,好在自己比龙雀使多了一箭,剩下的只等龙雀使投出箭矢之后,自己后手射箭干扰他便可,钟天惊打定主意,只要龙雀使投出一箭,自己就跟手将箭矢射偏,只等龙雀使手中十支箭用完,自己再用最后一支将壶底打掉就行。

    虽然这么一来,免不了要被龙雀使说自己卑鄙,但公孙忆此前立下规矩的时候,只说二人不可互相接触,没说箭矢不能干扰,自己这般打算并不算违规,至于壶身不正算不算数,那就看公孙忆下定论了。

    钟不怨远远看着钟天惊和龙雀使,所为知子莫若父,钟不怨已经知晓钟天惊心中的打算,便开口对公孙忆道:“眼下惊儿手中箭矢比龙雀使多一支,若是惊儿后手出箭,不攻壶底,只攻龙雀使的箭矢,有没有赢的可能?”

    公孙忆笑了笑,这个法子从龙雀使投出第五支箭时,便想到了,但只一下便不再往下想了,因为以钟天惊的武功实力,想在半空中拦住龙雀使的箭矢,根本不简单,龙雀使投出的箭矢飞出的是直线,而钟天惊射出的弓箭是弧线,钟天惊倘若想射箭截住龙雀使的箭矢,必须要先发至人,可若是先发,又如何算准龙雀使投箭的轨迹?

    先不说钟天惊这样的法子实在不太磊落,但说这个法子根本不可能成功,所以公孙忆刚一想到便作罢。

    果然,龙雀使在投出第六箭的同时,钟天惊也将手中弓箭射出,离弦之箭呼啸而过,紧追龙雀使投出的箭矢,不料龙雀使箭矢速度极快,钟天惊的箭矢始终落在后面,就在箭镞就要射中壶底的瞬间,竟稍稍偏了一点,逐日之箭擦着壶底定在树干之上。

    龙雀使见状笑道:“原来如此,你这小娃娃还怪阴险,竟然想这么下作的方法。”

    钟天惊面无表情,对龙雀使的讥讽充耳不闻,只在心中默默回想着自己方才得手的原因,自己的箭矢速度追不上已经是事实,但此前见龙雀使几箭投出,心里便知道龙雀使是靠真气操控箭矢,所以在后手射箭之时,只要扰乱其真气流动便可。

    果然一试之下便奏效,虽然是在最后一刻才将龙雀使投出的箭矢改了一点点方向,但结果的确和钟天惊预想的那样,只消偏出一点点儿就行。

    龙雀使大笑不止,仿佛遇见了极为可笑之事,饶有趣味的看着钟天惊,钟天惊表情越严肃,龙雀使反而笑得越开心:“钟家小娃娃,你这么做知道像什么吗?就像是不懂事的毛头小子去招惹一头猛兽,知道后果吗?”

    钟天惊冷言回道:“公孙先生说的是互不打扰,但没说箭矢也要各射各的,你没弄懂规矩,就别怪我。”

    “我可没怪你的意思,就是想问问你,真的打算这么玩吗?仗着比我多一支箭,想着箭箭扰我,最后一支再决胜负,你这么想也不错,只不过太幼稚,为了让我再快活些,接下来我投箭的时候,都会告诉你,你可要听真切了。”龙雀使说到做到,果然再次出手之前,明确告诉了钟天惊自己出手的时机和力道,方向。

    钟天惊心道,既然自己已经耍赖,干脆就赖到底,只等龙雀使报完时机方位,钟天惊立马将逐日之箭射出。

    那两支飞箭在半空竞逐,谁料龙雀使投出的箭飞到一半竟横过箭身,用箭杆挡住钟天惊的飞箭,龙雀使投出的箭应声而断,钟天惊射出的飞箭也失了劲头,落在了地上,谁料那断作两截的逐日之箭,虽然箭羽这边掉落下去,可箭镞竟又回到原先轨道,对着远处的长颈壶壶底飞去,就在众人认为这箭镞要把壶底削下来之时,这箭镞硬生生的停在了壶边,在半空中左飞右划,真气跟随上下舞动,待箭镞落地之时,空中真气竟形成一个“愚”字。

    钟天惊目瞪口呆,原以为自己的方法再次奏效,可没想到竟然被龙雀使实实在在的戏耍侮辱了一番,登时气的面红耳赤。

    钟不怨摇了摇头:“那龙雀使真气操控的能力实属恐怖,百步之外还能操控箭镞为笔,凌空书字,恐怕这世上再无一人有此功力。”

    公孙忆也皱紧了眉头,心中不禁担心起来,可他担心的并不是这第三场比赛的输赢,毕竟结果并不重要,自己已经做好败北的打算,让公孙忆真正担心的是操控真气的场景,自己并不陌生,此前在倒瓶山定大战四刹门死亦苦,那死亦苦所用的傀儡术,不正是用真气傀儡,八门机演阵,更是操控八名弟子,可谓攻守兼备,和龙雀使所用的手法如出一辙。

    公孙忆连忙将心中担忧说了出来:“钟老前辈,要说操控真气如此细微的,可能真没有人能出其右,但晚辈此前和四刹门四刹之一的死亦苦交过手,此人的招数和龙雀使的手法极为相似,死亦苦两样武功冠绝于世,一样是傀儡术,一样是浑天指,其中浑天指有种功效,可以进入人的神识,窥探其心中秘密,虽没有龙雀使元神出窍这般邪魅,但武功可以归为一类,若是这么看,死亦苦恐怕和这个龙雀使也有瓜葛。”

    钟不怨闻言一怔:“这么说,六道七星的秘密,四刹门一定是知晓了。”

    龙雀使见半空中留下的真气大字慢慢消散,继而将目光转向钟天惊:“怎么样?服不服?比耍赖,我还真就不输给你,你瞧着吧,接下来还是我先发,等你后手射箭,然后在半路截你,别看你的箭比我多一支,要我说你还真就赢不了,不信可以试试。”

    钟天惊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事已至此,自己已经没有别的法子了,连这种偷奸耍诈的法子都没效果,接下来想赢,简直是痴心妄想。

    之后三箭,和先前那一箭一模一样,不管钟天惊往那个射箭,龙雀使投出的箭始终将钟天惊的箭打落,之后剩下一枚箭簇在半空中写字,直写出“不可及”三个字之后,龙雀使手中只剩下一支逐日之箭。

    钟天惊冷言道:“你若是想羞辱我,你的目的达到了,你每一支箭簇都可以直接削去壶底,可你偏偏在空中留字,实在是欺人太甚。”

    龙雀使笑得更欢:“随你怎么说,眼下赢面儿大的可是你,我就剩一支箭了,你还有两支,要我讲你准头儿不错,若是我最后一支箭不能截你两支,那你还是有可能赢我的,你说是吗?”

    钟天惊嚷道:“那还费什么话,赶紧的吧。”

    说完不等龙雀使报出方位,自己先将逐日之箭射出,龙雀使笑道:“怎么?还不等我报位置了?”话音未落,龙雀使将手里最后一支箭甩出,和先前几支一样,阻截钟天惊射出的逐日之箭之后,箭镞仍旧在半空中飞了一会儿,才落在地上不动弹。

    “哎呀,说好的拦你两支箭的,现在没法子了,只能眼看着你把最后一支箭射出去了。”龙雀使阴阳怪气的说道。

    钟天惊知道龙雀使绝对不怀好意,只是不知道龙雀使到底会用什么招式,反正就剩最后一支箭了,自己只管射出去,剩下的交给公孙忆和义父吧。

    钟天惊打定主意,屏住呼吸,瞄准远处的壶底,逐日之箭应弦而发,破空之声穿过密林,朝着壶底呼啸而来。

    眼见这支箭就要削去壶底,龙雀使只是动了动自己的手指,那支逐日之箭在距离壶底还有半寸的位置生生停住,继而掉转方向,奔着长颈壶壶身就去,耳听得哗啦啦作响,定在树上的长颈壶,如今只剩下执手还挂在树上,剩下的已经化作碎片。

    原来,龙雀使在钟天惊弯弓搭箭,准备射出最后一支逐日之箭时,就已经将真气附着在箭矢身上,只等箭矢快要削去壶底,在钟天惊以为自己就要取胜的时候,龙雀使操控真气将箭矢方向一改,不偏不倚正中壶身,长颈壶四散破裂,钟天惊便算是赢不了了。

    钟天惊算是吃了个哑巴亏,若说龙雀使卑鄙,可是实际上还是自己先用的阴招,说白了还是自己技不如人,最后一支箭有真气附着其上,自己竟没有察觉到。可眼下自己的壶碎了,龙雀使的壶底部也完好无损,照这个结果看,双方战个平手。接下来该当如何?

    这个念头钟天惊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眼前发生的事情,已经彻彻底底将钟天惊心中的傲意彻底击溃,远处坠落在地的长颈壶碎成几十片,就在那几十片碎片四散溅起的一刹那,其中有四片竟在半空中结成了花朵模样,那碎片花慢悠悠的飞到龙雀使定在书上的长颈壶,四片碎片齐刷刷的散开,接着在壶底快速旋转,硬是将壶底削去,切口极为整齐。

    如此一来,输赢自然是一目了然,公孙忆和钟不怨见状,也起身从远处向龙雀使和钟天惊走去,路上公孙忆言道:“钟老前辈,一会儿龙雀使还要问我三个问题,我慢慢答他,你且去墓室准备,只等我和他入了墓地,就按之前的计划走。”

    钟不怨点头道:“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眼下惊儿的信心彻底被龙雀使击溃,恐怕一时半会儿还转不过来,让我先下墓道也好,可以再墓室里好好开导开导他,毕竟除了你我二人,还有一战之力的,也就数惊儿了。”

    一切安排妥当,公孙忆笑着走到龙雀使的身边:“龙雀使操控真气细致入微,让我等大开眼界,只叹你我两立,不然还真可以向你讨教一二。”

    龙雀使嘴角带笑:“就你会说话,你说的也不全对,谁说咱俩不两立的?等我将六道众人唤醒,再好好向灭轮回举荐你,你好好考虑考虑,要不要加入我们六道?那可是别人削尖了脑袋都进不来的地方,要知道,你进入六道,就意味着你可以长生不老了。”

    公孙忆心中暗喜,倒不是真的想加入六道,毕竟六道做了什么事,自己已经知晓,如此草菅人命的邪派,自己想都不会去想的,杀人延寿,自己打心底是唾弃甚至是仇视的,可让公孙忆暗喜的是,既然龙雀使能说出这样的话,对自己至少是没有敌意的,于是公孙忆接言道:“龙雀使武功盖世,眼下六道势颓,百年来只有百战狂一人得脱,可到头来也难逃一死,事到如今龙雀使不如摒弃六道,与我们为伍,游历山水,切磋武学,岂不美哉?”

    龙雀使一脸笑意地看着公孙忆:“哈哈,你还别说,听你这么说话,我心里还真有些触动,若不是复兴六道大业的重任落在我身上,答应你也不是不可以,不管你归我六道门下,还是我与你们一道,我总不能占着这娃娃的身子,毕竟是你的徒弟。”。

    公孙忆心中一颤,难不成龙雀使还真的替自己考虑,想把书白完好无损的还回来?可还没等公孙忆再往下想,龙雀使的话又把公孙忆惊出一身汗。

    龙雀使轻描淡写说道:“有他的意识在这里,我对你还真难起杀心,实在让我不爽。”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