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绍宋_ 第七十二章 奔援-笔趣阁

时间:2021-02-23 18:2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榴弹怕水小说绍宋 第七十二章 奔援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完颜兀术与韩常扔下辎重夜渡龙门,待到过河已经是天明时分,而这一日是宋建炎四年/金天会八年,五月廿七日。

    这日中午时分,且不提兀术如何率两万之众踏上每日百里,连续两日辛苦奔袭两百里的道路,只说其人渡河出发的讯息,却是早已经经过哨骑连续传递,顺着黄河河岸率先送到了此次出征的主帅,河中府的完颜讹里朵处。

    天气炎热,一直住在城中某处寺庙内的讹里朵正在树荫下与一个和尚讨论佛学问题,而见到金国军官严肃扶刀而来,和尚却是主动起身行礼,告辞避嫌。

    “渡河了?”一身布衣的讹里朵心不在焉的起身送走和尚,回过头来,一语道破。

    “是。”军官一时措手不及,只能俯首称是。“哨骑只此一语。”

    “渡河就好,渡河就好!”不知为何,明明知道即将决战,讹里朵却反而觉得浑身松懈了下来,然后跌坐于树荫下的石凳之上,一时喟然。

    说到底,这一战着实艰辛……或者说,这一战着实让金军重新感觉到了那种许久没有体验的艰辛感。

    且说,自从靖康之变以后,赵宋宛若被斩首之人,几乎沦落到亡国之态,而金军上下也彻底视宋军为无物。

    彼时,他们扔下已经得手的中原、关中,转回去,不是因为不想拿下这花花世界,而是因为已经吃的太饱了,而且河北膏腴之地都没吞下,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

    然而谁成想,隔了大半年再来,河北轻松吞下是没错,但赵宋却已经死灰复燃,而且遍地都是抵抗力量,滑州难渡、陕州复失、淮上受阻,一群流民、败兵、逃亡官员,硬是让那个赵宋重新活了回来。

    故此,再隔了一年过来,金国上下吸取教训,却是只想覆灭赵宋中枢,然后便沿黄河扶持藩属,乃是自知胃口有限,存了缓缓图之的心态,但这一次却又干脆遭遇到了难以想象的正面战场失利,挞懒狼狈而走,东西两路军功亏一篑。

    又过了一年多,这一次因为娄室的一力鼓动,金军集中兵力再来,端是汹汹之态,但宋军却也今非昔比……四年的时间,天子是内外公认的卧薪尝胆,大臣是丝毫不敢言和,政治格局是尽可能的维持住了稳定,继而用这些外加东南、两淮、荆襄、巴蜀的财帛粮秣,换来了二十万御营军与数万西军的再起。

    自东海至陇上,战线绵延万里,双方隔着黄河你来我往,互有进退……金军已经很久没有打过这么正式的战争了。

    尽管所有金军高层都知道,对面的宋军兵员素质不如他们、甲胄质量不如他们,骑兵数量更是少的可笑,所有人也都对娄室和西路军有信心,但这种庞大的战局和互有往来的气势,还是让原以为只是来领功劳的完颜讹里朵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其实,从这次出兵开始,从一开始动员算起,讹里朵与自己弟弟兀术就在军中聊了很多事情……他们聊会宁府和燕京的政局,聊宋金局势,聊山西百姓大迁移,聊河北猛安谋克与本地汉民的冲突,聊南面那个年轻的赵宋官家。

    等到了河中府开战之后,又聊韩世忠、李彦仙,聊娄室和银术可,聊着聊着,洛阳突袭成功,但接下来的事情却让讹里朵难以理解。

    洛阳城破,龙纛之下只是一个空城与一个留守相公,这没什么,关键是这种成功的奇袭并未让战局产生巨大的涟漪,汜水关久久不下,崤渑古道被死死堵住……好像洛阳城的失陷就只是洛阳城的失陷一样,以往的那种一点破而全线破的情形根本消失不见。

    然后,就是岳飞率足足四万宋军出现在河北的情报了。

    这个时候,讹里朵并不知道南岸宋军的镇定是不是强装的,但他很确定东路军的上下是真慌了!每一个猛安、每一个谋克、每一个蒲里衍都在为自己家中的财货、男女、房舍而忧心忡忡,即便大名府尚有挞懒、高景山等人带领的数万部队他们也放心不下。

    无奈何下,讹里朵只能同意这些军官们的集体请愿,发兵四万北归,乃是要出壶关逼退宋军……这个举动,几乎相当于放弃了从陕州或者同州强渡的方案。

    岳鹏举此番北渡,实际上的战略目标在一开始便已经达成。

    不过,也就是从应声的那一刻开始,这位三太子直接在内心深处认可了自己四弟完颜兀术许许多多的看法,也认可了后者引两万军相候龙门渡以作支援的方案……因为讹里朵彻底意识到,无论如何,宋金之间都已经不是之前那种简单的摧枯拉朽关系了。

    即便是此番得胜,取了关中,也是如此……除非那个被自己四弟视为宋军如此姿态根本的赵宋官家和宋军主力一起在此战中被剪除。

    “三太子……”

    见到主帅失神,来报军官稍显犹豫。“四太子既然渡河,咱们这里要不要稍微做些事情?”

    讹里朵恍然回过神来,却是即刻颔首,他也觉得,将事情和责任尽数推给老四一个人有些过分。不过,这位三太子虽然觉得要做些事情,却很少有战阵经验……毕竟,从阿骨打时代起,四个年长太子便各有分工,老大完颜斡本常为阿骨打亲卫;老二斡离不常为出外统帅;老四彼时年少,多为先锋临阵;而老三讹里朵常常驻守大营。

    这个工作,说好听点叫做运筹帷幄,说难听点是看家督战的,所以讹里朵一时根本不知该如何替兀术分担。

    “可以集中兵马,强攻平陆,让宋军将注意力放到这边来!”这军官小心相对。“咱们现在兵力其实并不妥当,若是强渡蒲津,怕是要弄巧成拙的,反倒是平陆,孤悬之城,连日不下,之前为了偷渡洛阳稍作迟疑倒也罢了,此时却不必忌讳……”

    讹里朵即刻颔首。

    原来,平陆居然尚未被金军攻陷。

    一日既过,五月廿八日平静到来……这一日清早,原本就已经围城妥当的河东金军大举强攻平陆,李彦仙亲自指挥,让部队从陕州城渡河支援,一时战况激烈,而作为最近的两个战区,也是实际战事相关度最高的两个战区,李彦仙没有忘记即刻向韩世忠发出战况通报,让后者做好准备。

    而中午时分,韩世忠得到通报,却心下犹疑……因为蒲津渡这里风平浪静。

    且说,韩良臣作为最高级别的将领,和李彦仙一样是少有对整个战局情况都有了解的人,甚至他与李彦仙二人,很可能是整个战场对战局最清楚的两个人……洛阳失陷的事情他一清二楚,岳飞北渡之事赵玖也没瞒他,背嵬军潜渡长安之事他也知晓,便之前金军分出大股部队北走的情况被人不知晓,他在这里隔着一条河也不可能毫无察觉的。

    而且,就在昨日,他刚刚收到了官家关于这两日可能决战,让他小心蒲津方向与龙门方向的亲笔文书。

    但现在,蒲津渡却平静的过了分,反而是已经无关紧要的平陆城遭遇到了围攻。

    仅仅是一瞬间,驻马在黄河畔的韩世忠便嗅到了一丝让他紧张、惶恐,却又兴奋的味道,然后他即刻发出信使,让本就在梁山地区戍守的部队,翻越梁山地区,以千人为规模,分成数股,进行前进式侦查……战场就这么大,韩世忠没有理由想不起龙门渡。

    当然,照理说,韩世忠此时嗅到这些东西已经无足轻重了,因为按照娄室的安排,这一日应该便是决战时刻。

    一切都应该来不及了。

    但是,这一日截止到韩世忠派出使者快马向北,整个尧山-五龙山-白水地区,却平静的一如既往。

    一直到中午,娄室都没有派出任何兵马,整个金军大营也是如前几日一般无二。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便是天气稍显沉闷了一些,但依然没有下雨而已。

    到了下午,娄室依旧没有出兵,而韩世忠布置在梁山南侧的部队已经开始匆匆向北侦查。

    而也就是这个时候,宋军主帅吴玠却陷入到了极大的自我怀疑之中……天气的沉闷感普通人都已经察觉到了,但是金军却并未出击,这让他产生了一丝动摇与犹豫,继而怀疑起了自己所有的判断。

    虽然后方山麓上的赵官家并未有丝毫言语,但吴大依旧产生了一种明显的羞耻感。

    他一败再败,官却越做越大,好不容易赢了一次,也为此得到前所未有的机会,结果却又一失再失,什么方略,什么应对,明的暗的,全都没有效果。

    而到了傍晚时分,眼看着金军依旧毫无动静,吴玠思索许久,却终究如昨日一般,在小林学士的协助下,召集各部将官,再度签署了正式军令,要求全军翌日凌晨提前做饭,各营检查兵器物资……俨然是持续了备战姿态,也是坚持了自己的判断。

    他想不通自己哪里犯了错。

    不过,军令既署,太阳尚未落山,吴玠便将自己关入中军大帐,抱头不出,连甜瓜都不吃一口……十万之众、关西六路之地、官家安危,虽说受官家知遇之恩不该迟疑,但谁又能知道这份压力呢?

    “明日开战。”

    日落之后,金军大营各处刚刚用过晚饭,娄室便召集全军高级军官,平静的宣布了一个事实。“原本该今日的,但四太子和他的两万援军行军艰难,失期难至……不怪四太子,是我的问题,我按照咱们顺着北洛水河道的进军速度来估算,却是低估了大股部队的行军艰难,也没想到东路军从未在这般塬地上行过军。”

    拔离速以下,金军诸将不忧反喜,因为两万援军,哪怕是奔袭来援,也足以改变大局。

    “但也要小心宋军额外援军。”娄室端坐帐中,继续平静讲解局势。“四太子原定昨日夜间到北洛水河畔,然后今日当日率骑兵急袭南下的,可实际上今日上午才混混沌沌撞到了坊州那边,而且位置还偏北了不少,还有不少失路士卒……坊州那边,坊州城装不下许多兵,曲端必然在偏南的宜君一带屯驻,说不得会有所察觉,而若有察觉,他明日也有可能会极速南下支援。”

    “也有可能会急袭北上,与坊州城内吴璘合兵,攻击河口大营,断我等后路。”拔离速面无表情插嘴提醒。“也有可能并无察觉,反倒是活女异动,说不得会惊动他!”

    娄室看了拔离速一眼,微微颔首:“我知道,所以活女明日会安守河口大营,不会贸然行险……”

    拔离速当即闭嘴。

    “诸位!”言至此处,娄室霍然站起身来,扶着腰间刀子环顾左右。“若明日曲端不援,那便是五万对八万,若曲端来援,也只是强弩之末,除些许骑兵外,并无大用……而无论如何,战机已现,毋得迟疑……你们谁可还有半点言语,我许你们现在说来!”

    诸将面面相觑,当然无言。

    “你确定?”时至深夜,因为白日疑心,主动率本部背嵬军来到同州中部寺前阵的韩世忠被自己下属惊醒,然后得到了一个其实并没有出乎他意料的消息。

    “千真万确!”报信的下属喘气连连,却赶紧再度重复。“金军大股部昨日从梁山北面经过,一整日不停,当地山民看的清楚,说是比我们的人多得多……董统制让属下不惜马力,速速来报此时。”

    比三千人的部队多的多,便是数万大军了,而昨日看到的,那现在说不得早已经抵达北洛水甚至白水了。

    对此,心中瞬间有了判断的韩世忠沉默不语,也只能沉默不语……因为他没有人可以商议,他的部队,他的得力下属此时分布在数座城市和数个沿河阵地上。

    而且,他也不需要想什么多余的言语,此刻只有援,或者不援两个选择罢了。

    一旦去援,沿河阵地与蒲津渡的兵马不能动,也来不及动,而若部分城市,如西北方防备娄室侵入同州的澄城等地,因为处于娄室大营的哨骑探查范围内,一旦调度,很可能就会立即被金军察觉,继而弄巧成拙。

    所以,此时他韩世忠能调度的,且能确保明日内能赶到尧山战场的,其实只有一支背嵬军和常乐许世安部,合计七八千人罢了。

    七八千人,奔袭到战场,很可能已经赶不上决战,赶上了能有几分战力残存也是个未知数,这绝不划算。

    但仅仅是沉默了数个呼吸后,韩世忠便已经下了决断……说到底,官家对他恩重如山,他泼韩五怎么可能不援?或者说,这几个呼吸之间,韩世忠根本没有考虑援不援的问题,他只是在思索兵力问题。

    毕竟,他泼韩五又不是曲大那种王八蛋!

    时间来到凌晨,足足失期一日,注定要对战局起到了巨大不可知影响的完颜兀术部,在顶着巨大非战斗减员压力的情况下,依旧随兀术与韩常一起,开始沿北洛水动身南下。不过不得不说,这一次因为有河道的缘故,金军的速度比前两日快多了。

    而几乎是同一时间,同州的韩世忠在稍作准备后,也正式率部向西,同时他的信使早早前往本就在北洛水河畔的常乐镇,通知了那里驻扎的许世安。

    还几乎是同时,金军大营率先升起了显眼至极的炊烟。

    随即,山西行军司都统、此次出征关西的实际统帅完颜娄室下达了这一日的第一条军令——全军三万众,除两个合扎猛安外,每人各领一个口袋,装满泥土,方能领餐。

    就这样,天亮之后,饱餐一顿的金军牵着战马、护着大车,几乎用尽了各种方式携带了属于自己的一口袋泥土,然后倾巢而出。

    哨骑仓皇汇报,宋军大营得到消息,全线震动,如临大敌。

    但随后,哨骑再度来报,金军大部虽多骑兵,但行动缓慢行动,却只往宋军大营正东、金军大营正北的金粟山而去。

    此时,已经算是正经白日了,而宋军统帅吴玠犹豫片刻,只派出小股部队两千人,急速进发,往金粟山做出象征性抢占姿态。

    不管如何,到此为止,宋金两军都已正式出兵,便是赵玖都已经开始在杨沂中的协助下披甲负弓。

    这一日,是建炎四年五月廿九日,天气稍显沉闷,但未见雨云,利祭祀,忌动土。

    PS:继续献祭新书——披着水浒皮的历史文《水浒新秩序》!

    有兴趣同学可以去看看。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