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我真就想当个厨子啊_ 第六二四章 赵国国师,镇国神话!-笔趣阁

时间:2021-03-09 10:3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参江小说我真就想当个厨子啊 第六二四章 赵国国师,镇国神话!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江平带着想要的答案离去。

    如他所料,这武道司的设想早就在赵皇的计划当中。

    也就是说,今天即便没有他,这武道司仍旧会出现。

    而掌管武道司的老大,本是一个名为玲珑的女人,以后会被世人尊称为玲珑武尊。

    说起来江平能够记住她的名字,还是因为她的名字和他的前女友一样。

    也就是当初带着巫小云来蹭饭的天尊宫弟子玉玲珑,因为为兄报仇而变身的血玲珑。

    不过这一次江平到天尊宫之后,却是没有见过她。

    一打听,才知道玉玲珑这么多年过去,她还是个武道宗师,离大宗师的境界还有些距离。

    江平自是知道,玉玲珑她哥这次被他救了,如今生活滋润,又跟在上官天宝手下,更是乐不思蜀。

    所以玉玲珑没有深仇大恨在身,也就没有修行的动力。

    听说是下山找她哥去了,至今未归。

    碍于她和天尊的关系,其他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也是天尊宫中少数几个可以自由出入天尊宫的人。

    至于武道司的这个玲珑,则是一个神秘大宗师,师承不详。

    因为她生得美丽,身材又好,气质冷傲,加上大权在握,妥妥的女强人一枚。

    当初在玩家群体当中还是有不少拥趸的。

    反正只要脸好看,在玩家群体里老公老婆少不了。

    众所周知,一个玩家拥有多个老婆和多个老公是常规操作。

    江平对她的印象也就停留在此了。

    毕竟严格说起来,上辈子的他和这样的大人物距离其实还挺远的。

    这一次多了他这么个意外,也不知道这个玲珑武尊还会不会出世。

    江平有些不怀好意的想到。

    调教女强人,听起来就很有意思。

    ……

    御书房内。

    赵皇见江平坐在轮椅上被东推着离开,脸上笑吟吟的神情也骤然一敛,转身坐上龙椅。

    海公公心中不由跟着一凛,连忙躬身等候在一旁。

    就在这无声无息的等待当中。

    就在房间东侧的一处屏风后面,一个儒雅的人影走了出来。

    此人身材高挺,高冠博带,留着三尺美须,面色白净,眼神深邃,似乎是掩藏着无穷的智慧。

    他是赵国国师,也是赵国的镇国柱石,武林神话——赵抟!

    赵抟出生于七雄争雄末期,三国鼎立之初。

    当时战火稍熄,大量军人战死。

    百姓家可谓为是家家缟素。

    而赵抟则是其中一个因为战火失去家园的孤儿。

    不过他还算幸运的,因为那一代的赵国皇帝刚好与秦魏二国谈下和平盟约,颁布了好几条休养生息的国策。

    其中一条,就是由朝廷出资,各地官府出地,建立孤老所,专门收养无家可归,无人照顾的老人小孩。

    赵抟就这样勉强活了下来。

    后来朝廷为了补充中央力量,从各地孤老所中抽调资质优秀的人才来填补空缺。

    而赵抟就是因为聪慧,有强记之能,所以被朝廷选中,送入当地书院学习。

    后来赵抟果真连中三元,成为那一代的赵国状元,召为驸马,赐国姓赵。

    成为驸马后,也是一路平步青云,更是官至礼部侍郎。

    只不过当初战乱刚刚平息,各地还有武者为尊的风气存在,导致国家礼乐崩坏,这让赵抟十分生气又无可奈何。

    在他看来,正是有了这些不服管教的武者,才有导致国家久久无法平息下来,百姓们也得不到好的修养生息。

    这样下去,国家迟早动乱,再现当年乱局。

    在他的建言下,还有多方的压力,也就有了神捕司的横空出世。

    嗯,赵抟那一代的赵皇,便是一手导致了神武之殇的赵武灵王。

    正是那一场神武之殇,目睹了神捕司的惨剧,看到了国家威严被武者践踏。

    赵抟心生了‘学文救不了国’的愤懑之情。

    于是已经过了不惑之年的赵抟突然有了弃武的想法。

    他并不是想想而已。

    早在很久之前,他就在书库中看过了无数武道秘籍,并且将它们熟记于心。

    只不过当时他有着学武不过十人敌,百人敌,学文,学军法才可千人敌,万人敌。

    所以在武学一道,他从来都是浅尝即止。

    可神武之殇一役,他陡然明白,武道高到一定程度,是可以一人敌一国的。

    于是他于朝上辞官,退隐公主府。

    二十年后,一代大宗师横空出世。

    又三十年,赵抟成就神话,成为赵国皇室的定海神针,封国师之职。

    从此,赵国才算真正进入强国之列,江湖武林中,除了七宗之外,再无一人敢轻易挑战朝廷法纪。

    只不过由于某些原因,赵抟无法干预赵国的发展。

    因此这么多年来,他只是在幕后默默守候,看着一代代赵皇出生老去,却从没想过改变什么。

    直到这一任的赵皇登基上位。

    “国师,你可看出来什么?”

    见赵抟出来,赵皇也站起来问道。

    赵皇召江平入宫,除了他感觉时机已到,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位赵国的定海神针想要见见他。

    就在刚才他和江平一问一答,侃侃而谈之时,赵抟就在屏风之后,看着他们,听着他们。

    对此,不仅是江平,甚至连东也是毫无察觉。

    一个神话武者,想要隐藏自己不让人发现,实在是太过容易了。

    赵抟捋了捋长须,感概道:

    “好霸道的功法!好狠的心!”

    “国师何出此言?”赵皇疑惑道。

    赵抟目光幽幽,似是看穿的一切。

    “那江平一身伤势乃是被一种极为霸道的功法所伤,似乎有吞噬一切的诡异力量。

    若不是他用某种奇特的手段延续了自己的生机,恐怕早就化作白骨骷髅。

    更加令我惊叹的是,他是自愿的。

    看来情报不错,那魔君七夜不愧是魔门最出色的传人,一身功法乃是自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光是这门吞噬别人生机功力的功法,就足够将其送上魔君之名。

    被这种功法吞噬之时,必定是抽骨吸髓一般的疼痛,可他竟能忍得住。

    而若不是自愿,凭他的功力,凭他身上的传承,便是魔君,也无法伤他。

    看来他和那位未来魔门神话的交情远超我们预料。

    生死相托,呵,没想到到了他们这个层次,竟还有这种感情。

    我竟不知说天真还是愚蠢。”

    虽然觉得赵抟说的话有些跑题,但赵皇明智地没有打扰他。

    又念叨了几句,赵抟回过神来,看着赵皇道:

    “你想用他,可得小心了。”

    赵皇眉头微皱道:

    “难道此人不可用?”

    赵抟摇摇头道:“不,比我那个徒儿,这人更加适合。”

    “不过他是一把双刃剑,你用得好,他便是世间神兵,可以斩断一切阻碍。

    若用不好,他就是夺命魔器,噬主也是寻常。”

    “关于他的情况,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才对。”

    赵皇陷入沉思当中。

    好半晌,他才缓缓问道:

    “敢问国师,他身上的伤势可是为真,他又是否真的已经油尽灯枯,命不久矣?”

    赵抟这次倒是点点头道:

    “这一点御医倒是没有错,他身上已经是千疮百孔,若不是某种力量压制,他体内所剩无几的生机早就漏了出去,根本活不到现在。

    就算说明日传来他殒命的消息,我也是不奇怪的。

    只不过更让我奇怪的是我在他的心中感觉不到一点恐惧和绝望之情,仿佛这点伤势对于他来说,根本不值得称道。

    普通人受了这等伤势,早就诚惶诚恐,心中祈祷漫天神佛护佑他能多活一刻也是好的。

    当然,如果他能够骗过我的眼睛,也算他的厉害了。”

    赵皇这才点头,斩钉截铁道:

    “无论他有何算计,又是不是为了留名存史,只要他今后活不下来,那么就万事皆休。

    人死灯灭,朕不相信会斗不过一个将死之人的算计。

    朕不仅要用他!

    还要大用!

    不过……”

    赵皇看向赵抟,沉声道:

    “朕还想要国师助我!”

    赵抟摇摇头道:“我不能轻易出手,这你是知道的,而且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

    就在不久前,江平的师父天尊让魔门的东方太一给我们这些老不死的传话。

    谁敢以大欺小,对她徒弟出手,她就会发疯。

    天尊此人无牵无挂,又是个脑子不正常的,她若是扛着天意对你出手,我恐怕也护不住你。”

    赵皇神情一呆,倒是没想到天尊会出手。

    毕竟神话传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可是他却知道即便是神话武者也不可以轻易出手的,似乎是冥冥中有某种规则在限制着他们。

    何况他是赵皇,有大赵国运庇护,便是神话也不敢轻易对他出手,否则必定触及不详。

    当年神武之殇,江湖中的神话深夜入宫,也没能伤到赵武灵王,只是做下威胁,让赵武灵王知难而退罢了。

    这些都收集在赵国宫廷秘史之中,所以赵皇对那些神话武者并没有其他人预想中的那么严重。

    只不过出于示弱的目的,赵皇才表现出来一种无为而治的姿态。

    不过从这几年的动作来看,赵皇并不是外人想象中那般软弱,他早就在做着各种准备。

    他名为赵武,哪里会真的那么没有气魄。

    只不过见国师说的严重,赵皇没敢冒险。

    毕竟国师可是和他站在一块的,也没理由骗他。

    因此他才刚刚冒出来的说想要国师帮忙在江平身上留下些手段,就算江平今后有什么他没算计到的地方,自己也能立于不败之地。

    但现在这种想法直接没了。

    究其原因还是江平没几年好活了,他可是还有大好时日,等待日后建功立业,为赵国成就万世伟业。

    真要一不小心被一个疯子给拼死了,他亏不亏啊。

    玉碎瓦全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于是赵皇脑海念头一转,刚刚才说出口的话就变成了:

    “国师,朕之前的想法还是没变,我想要玲珑过来帮我。”

    “玲珑乃是你的亲传弟子,又与朕一起长大,是朕再信任不过的人了。

    不管江平想要干什么,只要有玲珑在,谅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而且武道司中那批忠于皇室,忠于大赵的人手,朕可不放心交到别人手上。”

    “玲珑?”

    听到这个名字,赵抟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

    “你若是能请动她,我不反对。”

    “只不过这孩子从小心高气傲,万事不服输,最不愿意居于人下。

    你既然属意江平当着武道司的最高长官,你再让她去帮你,恐怕要吃个闭门羹。

    不过你要是有本事能让她愿意当这个老二,我也不拦你。”

    “多谢国师大人成全。”

    赵皇微微拱手,对着国师感谢道:

    “朕自有办法。”

    玲珑不仅是国师大人的亲传弟子,还是国师大人的血脉传人,深得国师大人宠爱,自小就在宫中长大。

    说起来,他们也能算得上一句青梅竹马。

    只不过玲珑醉心武道,当初不知道多少皇子追求,都被她拒绝。

    当初大家还不知道玲珑是国师的弟子,只是见其深受先皇宠爱,加上她容貌气质身段都是上上之选,所以想要追求她在先皇面前加分。

    当年尚是一个皇子的赵皇却很早就没了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做人不能太贪心。

    既然不能得到玲珑的人,那就以兄妹之谊相交。

    而玲珑正好需要一个挡箭牌来避开那些狂蜂浪蝶,否则她也有点烦心。

    毕竟都是皇子,总不能全都打死吧。

    这些年来,赵皇也知道玲珑的心思。

    她早就想脱离国师的羽翼下来干出一番事业,只不过一直没有找到什么机会。

    现在武道司之事就是最好的机会。

    至于当武道司老二,不过是暂时的。

    而且这样子不是更有挑战性嘛。

    玲珑既然想证明自己,那就让江平作为她的第一个对手。

    他们身份背景相当,不靠师承,相信只要他说出江平的身份,再略施小计,玲珑就会借着台阶接下此事。

    国师大人虽是玲珑的师父,可玲珑她到底长大了啊。

    赵抟见赵皇自信,便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说道:

    “昨夜我于监天司夜观星象,最近一段时间,贪狼七杀破军三星光芒大盛,看来兵锋已经无法避免。

    可临淄城丢失,赵国已经丢失先手。

    你的目光切记不能只放在一城一池,放在大赵之内,而要放眼天下,多看看秦魏的动作。

    他们可不会安分地待着。

    有些事,当断则断!”

    赵皇微微颌首,示意自己知道了。

    赵抟说罢,只觉房中一阵微风吹过,赵抟身形消失不见。

    赵皇回坐龙椅,目光看向海大贵:

    “海大伴,你再与朕说说这江平之事……”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